吴慷仁:知道自己拥有什么,是人生最快乐的事

文章来源:         发布时间:2021-09-07 21:00

2019年的金钟奖,吴慷仁为了《斯卡罗》电视剧精壮、极瘦的模样令人印象深刻;而在2020年4月时开拍的《我没有谈的那场恋爱》,吴慷仁又再爆肥到十分臃肿、人生最高峰体重的模样……

提到吴慷仁,你一定对他多变且精湛的演技印象深刻,不论是《下一站,幸福》的花拓也、《麻醉风暴》中的叶建德、《一把青》里头的郭轸,还是《白蚁:欲望谜网》诠释之白以德,甚至是让观众充满共鸣和体悟的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王赦,他总是能从不同的角色中激荡扣人心弦的震撼。

过去曾获得金钟男配角、男主角奖殊荣的吴慷仁,也在台北电影节抱回最佳男主角之肯定,他总是能活出不同角色的深意,熟稔剧本并在专业发挥下绽放光彩──非科班出身的他,正用不同阶段的人生底蕴,演绎出澎湃的感动。

延伸阅读:
延伸阅读:

在《我没有谈的那场恋爱》有著全新的戏剧体验

图/演技多变的吴慷仁挑战新的面貌

吴慷仁的最新作品,是由徐誉庭、许智彦两位导演所全新打造的电影《我没有谈的那场恋爱》。这是他们继金马作品《谁先爱上他的》后,再度触动人心的温暖巨作。电影由吴慷仁、艾怡良、傅孟柏与9m88携手主演,以最写实甜蜜的爱情故事,大谈恋爱中的喜怒哀乐。

《我没有谈的那场恋爱》剧情从“Facebook的封锁名单”展开,探讨封锁一个人,是因为一时任性?还是彻底不愿再得知对方的任何消息?封锁之后,就真的可以忘记吗?吴慷仁更在戏中扮演吊儿啷当的风流男子,还为戏敬业到让自己胖到90公斤。

吴慷仁分享,这次拍摄的经验,是他前所未有的感受,特别是杀青后的那种回馈,是他当演员至今没有体悟过的感动。“因为在拍摄的过程压力极大,期待合作的心情加上导演对自己的了解、给了我一个这样的角色,虽然这段过程非常辛苦,但真正幸福的是,整个剧组带来的收获。”

他说,其实在电影开拍前,徐誉庭就有给每位演员一封信,里面写了满满想说的话、对角色的想法和期待,以及希望合作后产生的火花,因此就算导演在拍摄过程中不停的凶他、永远觉得他表现不够好,对他来说都是心甘情愿的温暖,“在现在这个阶段,能找到一个还能否定自己的导演,那是最感动的事。”

吴慷仁诠释出以往从没有过的角色面貌

图/吴慷仁曾对徐誉庭毛遂自荐想要演出她的戏剧

吴慷仁自爆,对于徐誉庭的崇拜,早在2014年便开始了,那时看了她的偶像剧编剧作品《妹妹》后,便私讯她、毛遂自荐想要演出导演的作品,他笑说那时候胆子比较大,自己也很想要有不同的尝试,因此能在那之后牵线、认识、进而促成这次的演出,其实有种实现梦想的感觉。

吴慷仁在《我没有谈的那场恋爱》中,饰演的角色是位潇洒、风流倜傥、不拘小节的随兴男子,他恋爱经验丰富,却没有一个可以定下来的对象,这种夸张的反差表现是他从未有过的角色特质。

徐誉庭就说,“吴慷仁很早以前就已经想合作,但他经常演一些严肃角色,这次就想让他挑战皮一点,像是快40岁了还是个顽童、他越认真人家越觉得他在玩,他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。”

徐誉庭逼出吴慷仁最原始的模样

图/吴慷仁坦言拍片的时候压力非常大

在这次截然不同的挑战中,吴慷仁坦言拍片的时候压力非常大,“那是紧张、是焦虑,是每天都会有人跟你说自己表现不好的折磨,其实这样被讲一个月,心情当然会不好,但我也想要沉淀自己,就算不断的重来,我也不会有太多的情绪。”

像是在表演时,导演会给他非常多的方向,这些目标打破了他过往的经验法则与直觉,更何况是经验这么丰富的他。“我已经是个很有想法的演员,但导演反而想要找回我最原始的东西,那是私下的我、导演看到的我,她希望看到一个不要用技巧,甚至是修饰过的表演,这样很‘吴慷仁’的感觉是我自己没试过的。”

他强调,这次的演出经验,那种收获跟体悟是很大的,这几年自己心境的改变,也和以前差很多,“不是一定要追求什么样的奖项,而是用心的做一件事情、不要想太多,那种不用假装自己很厉害的心情是很踏实的。”

超级敬业!58公斤到90公斤的体重挑战

图/你一定没看过这么胖的吴慷仁

如果你还记得,在2019年的金钟奖,吴慷仁为了《斯卡罗》电视剧瘦身成几乎“国父”般的模样,那精壮、极瘦的模样令人印象深刻;而在2020年4月时开拍的《我没有谈的那场恋爱》,吴慷仁又再爆肥到十分臃肿、人生最高峰体重的模样,犹如“吹气球”般的体重变化,让人赞叹那敬业的程度。

吴慷仁分享,这中间的体重变化,是58公斤到90公斤的差别,当中整整落差达32公斤,而之所以愿意这样挑战自我的极限,其实未必是全是导演的要求。

“我自己都没办法接受自己不为角色做准备。”

好比说,在《斯卡罗》中,他诠释的就是那个年代的平埔族,所以自然肤色要黑,加上当年有饥荒,体型本来就应该更纤瘦;而《我没有谈的那场恋爱》则是导演希望他以胖的模样让整个人的态度更“松”一点,结果他胖到超乎导演的想像。

当时为了瘦,他每天跑步、吃得非常少,“就算饿也是忍耐,我意志力可是很强的。”

图/杀青后努力瘦身的他,马上又回到最完美的状态

不过,从2020年2月拍完《斯卡罗》后,他开始在短短的一个月内让自己爆肥,“我每天吃个五到六餐、卤肉饭、热量超高的食物,就算不饿还是要吃,吃到非常非常的痛苦,体型变胖最大的挑战是根本绑不到鞋带,就连擦屁股也不好擦,移动困难、对健康也伤害很大。”

最厉害的是,他在杀青一个半月瘦回来,回到现在标准的72公斤。

吴慷仁笑说,为了这种忽胖忽瘦的身材变化,他都必须先谈好各种商业拍摄,也许是提前拍好、或协调厂商是否能等他回到标准的身材,“还好大家都愿意等我。”

吴慷仁:知足是人生最大的乐趣

图/知道自己拥有什么,是人生最快乐的事

回过头来,吴慷仁说他很满意现在的生活,也很喜欢现在工作的状态,他也提到刚出道那几年比较混沌,“那时候很辛苦,要求自己要做到、永远保持正向并不是件那麽容易的事情,加上别人对我的期待很高,也把自己逼得很紧。”

不过,随著时间的历练、他形容自己是长大了、更有自信了,特别是当自己心里的话跟做出来是一样的时候,知足是种很大的乐趣,“知道自己拥有什么,是人生最快乐的事。”

未来,吴慷仁希望从演员的身分,带给观众更多的收获和感动,“期待自己老的时候,大家会对我有什么样的评价,而要当活在观众心里的演员,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。我相信坚持著表演的热忱、持续细水长流,那是最感动的事。”

图/《我没有谈的那场恋爱》剧照

图/《我没有谈的那场恋爱》剧照

(部分剧照提供:华纳兄弟)